濮阳汽车网

当前位置:

女孩因满足不了继父需要扔进狼窝

2019/11/09 来源:濮阳汽车网

导读

唐简低头看着脚下名贵的地毯站在父亲白浩身后,入眼是一双双纤尘不染的黑皮鞋,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整洁的裤腿,尽管如此仍然能感觉到那人强大的气

女孩因满足不了继父需要扔进狼窝

唐简低头看着脚下名贵的地毯站在父亲白浩身后,入眼是一双双纤尘不染的黑皮鞋,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整洁的裤腿,尽管如此仍然能感觉到那人强大的气势,她能感觉到那人正盯着自己,这种感觉让她毛骨悚然,由于害怕手心开始冒汗。

她是在昨天才知道这个人的,倪晟。

白浩一把捉住唐简的胳膊把她拉近了送到那人面前,暗中掐了唐简一下提醒她不要把事情弄砸了,而对着倪晟却仍然满脸谄笑:“听说倪总最爱看三国,恰好小女也爱读三国,特地带小女来请倪总教导教导。”

大家都是聪明人,商场上的交易不必说的太透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倪晟微垂下眼看到的始终都是唐简的发顶,眼光上下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唐简紧握的双手,不自觉有些好笑,而他也真的笑了出来,说:“哦,那正好,我正觉得没趣。”

唐简只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好听,低沉中带着磁性,清亮中带着不羁,丝毫没有传言的狠厉之意。唐简知道自己今天是要来陪这个人的,白浩承诺,只要倪晟在合同书上签了字,就送自己去国外读书,而且会给自己自由,她实在不想在那个家待了……

她缓缓吐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畏惧,抬头看向眼前的人。

橙黄的灯光下,倪晟冷峻的面容让她1惊,那是一张镌刻般冷傲的俊颜,唇角微扬却不见丝毫笑意,狭长的双眸微眯,冷冽的眸光让她心惊。

唐简怔住了。

白浩起初还在担忧,怕倪晟看不上自己这个私生女,在倪晟打量唐简时白浩额头一阵一阵冒冷汗,但是现在,倪晟的话让白浩大喜,这是……看上了?

太好了,公司有救了!

“那就麻烦倪总了……”白浩就迫不及待的把唐简往倪晟怀里推。

唐简根本没想到白浩会这么大力的推她,一个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倪晟的怀里。

那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男人接触,惊惶中抬头,对上倪晟如星斗般深邃的双眸,瞳仁漆黑,瞳孔微缩,那一刻,唐简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动作引起了他的不满。

“对不起对不起……”唐简受惊的小鹿一般瞬间弹开,低头道歉。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倪晟脸色不变,转身进了屋。

唐简还沉醉在刚刚的惊吓中没有回神,白浩恨铁不成钢的又推了她一下,低声道:“快进去!”

进门的时候,唐简抬头看了门口的保镳一眼,一身黑色西服笔挺严肃,面容冷漠,眼神……嘲弄。

唐简突然间好难过。

可她,没有退路。

她进屋,门被保镖关上,嗒的1声,唐简的心随着一紧。她站在玄关,不知道接下来要做甚么。

“站在那里干什么,坐。”

倪晟的声音有种让人情愿服从的魔力,唐简哦了一声后换拖鞋,走进客厅。棉拖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让她安心了很多。

唐简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倪晟翘着腿倚在沙发上吸烟,烟雾缭绕中那张英俊至极的脸仍然清晰可见,倪晟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了,固然,她并没有见过多少人。

她小心翼翼的在另外一张沙发上坐下,只坐了一点。

倪晟自然看出了她的拘束,从她进门的不知所措到换鞋落座的小心翼翼倪晟都看着呢。他倒是有些好奇了,白浩和秦芷的女儿有这么单纯?如果说是装的,那白浩可真是生了个了不得的女儿。

唐简齐腰的长发就那么披在肩头,没有刘海,虽然低着头倪晟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她白皙修长的脖颈精致的侧脸和玲珑小巧的耳朵,她的睫毛很长,微微垂着眼睑,高挺的鼻梁犹如上好的玉石一样诱人,偶尔抬起头,那双大眼睛写满了不安,双手规规矩矩的摆在膝盖上,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误入邻家的小奶猫,挠的倪晟心尖微颤。

“多大了?”倪晟漫不经心的开口。

“17。”

“上大学了吗?”倪晟问。

“没有……”唐简这次的答话有些犹豫。

“念高几?”倪晟觉得有些好笑,还在读高中,白浩也真够大方的,嘴角照旧微扬,但是那眼神却晦涩难懂。

“……没……没有……”唐简这次的声音很低,但是也足够让倪晟听清楚。

“呵……”倪晟轻笑出声,问道:“没有是什么意思?”

唐简转头看过去,脸涨的通红,倪晟就那末漫不经心的看着她,唐简却很清楚,她接下来的回答很重要,她抿了抿因为紧张已经毫无血色的唇说:“我11岁之后就没有上学……”

倪晟眉头一挑,眼神凌厉了几分,唐简终于发觉到了眼前男子的危险之处,忙说:“我都是在家学习。”

她是白浩的私生女,妈妈在她五岁就去世了。十一岁的时候被白浩从孤儿院接回去,白浩的老婆秦芷因为不待见唐简,更不想让外人知道白浩还有个私生女,便一直在秦家大宅里养着,没有秦芷的允许,唐简是不能离开大宅一步的,她从十一岁开始就只出过那个家两次,一次是十二岁那年高烧半个月不退,到最后实在不行才被家教送到医院,也是从那之后,唐简不敢再生病,由于,没人会管她死活。还有一次就是今天。

倪晟放下了交叠的长腿,眼神有些复杂,唐简没看懂,但是她知道那绝对不是赞赏。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

“进来!”

唐简好奇的看了一眼,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带着一个金属框眼镜,五官很温和,给人的感觉很名流,那个男人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倪晟眼前,把1沓资料递到倪晟眼前,说:“倪总,您要的资料。”

倪晟伸手接过,却没翻开,问道:“白浩呢?”

唐简耳朵动了动,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那男人似乎没有发觉到屋里还有一个人一样,说:“走了,走的时候似乎很满意。”

唐简脸这下更红了,那是前所未有的难堪,她乃至开始讨厌自己,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也就是这让她非常难堪的一刻,她下定了决心要办好这件事,然后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那个男人走了,倪晟翻开资料看了一眼,问道:“你叫什么?”

“唐……白简。”

唐简意识到甚么抬头看过去,倪晟眼光还在那沓资料上,烟雾围绕中看不清神色,他说:“白浩和秦芷的女儿,叫白静。”

啪的1声资料合上,再啪的一声扔到了茶几上,倪晟似笑非笑的看着唐简,明明是大白天,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满室金黄,唐简却觉得空气窒息一般冰冷。

她瞬间坐直,愣了片刻,双手微微抓紧裤腿,本能的,她感觉到了危险,他生气了……

这个男人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事情办砸了,她没法想象她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她看着倪晟,说:“秦芷不是我妈妈,我妈妈已去世了,我是白浩的……私生女。”

白简才是她现在的身份,唐简已成过去,除她自己没人在意她是唐简还是白简。

倪晟把手中燃了一半的烟摁灭,笑了,是那种低沉的黯哑的笑声。

唐简却被倪晟这一笑给笑愣了,那笑容干净并没有不屑和蔑视,只是单纯的笑。他逆着光,黄昏的日光暖暖的笼在他身上,他抬手捏着眉心,似乎心情很好,他笑起来真的很帅,眼角微微上撩,仍然带着强大的气场。这一幕在唐简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她好多年没见过这么温暖的笑了。唐简略张着嘴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得体的定制西装勾勒出他纸裁一般的身形,西装扣解开,一手搭在沙发背上,里面是一件湛蓝色的衬衣,愈发的俊朗……

“喜欢三国?”倪晟重新点了一支烟,问道。

“啊?哦……是的。”唐简回过神忙又低下头。

“喜欢哪个人物?”倪晟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神色。

“吕布。”

“去洗澡……”倪晟说。

唐简:……

吕布和洗澡有什么关系?

“还不去?”

“噢。”唐简忙起身往洗漱间走,心砰砰的跳。

“衣柜里有睡衣。”倪晟说。

“噢……”唐简低声应道,回过神来的唐简全身僵硬,走路都有些不自然。

这是某国际酒店的总统套房,一应物品齐全,唐简虽然畏惧,却还是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不知是害臊还是由于刚洗了澡的原因,唐简整张脸粉扑扑的,眼里还带着蒙蒙的雾气,倪晟还在沙发上坐着,唐简抓着浴袍的手又握紧了几分,迟疑着要不要上前,上前该怎样做……

倪晟却走了过来,唐简盯着地毯上的纹路,心跳骤然加速。

倪晟在唐简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停下,唐简本就身量偏小,在高大的倪晟面前更显娇小,睡袍松松垮垮挂在身上,从倪晟的角度,浴袍下的风景一览无余。

接下来……要怎样做?直接抱上去吗?可是他好像不喜欢别人碰他,唐简低着头想。

倪晟突然伸手把人揽到了怀里,唐简紧贴着他温热的身躯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总低着头看甚么?”

他低沉魅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呼出的气味打在她脖颈上,暖暖的,痒痒的。唐简想躲开点,却被抱的更紧,全部人直接贴在了他身上。

“我只是……唔……”

唐简眼睛瞬间睁大,眼前是倪晟放大的俊颜,一句话被他的双唇堵在齿间,却再也没机会说出来。

狭长的双眸不自觉带上了笑意,觉察到怀中人的僵硬和生涩,倪晟加深了这个吻。

唐简记不清那天是怎样度过的,也不愿再想起。睁开眼时倪晟已走了,她带来的合同原封不动的放在床头,倪晟没有签字。

她看着那合同书,全部人被失望笼罩,连哭都没了力气。

唐简是被倪晟的助理杜磊送回去的,直接送到了白家举行酒会的游艇上,请的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此时酒会还没开始,游艇上除忙碌的工作人员,就是东道主白家的人了。

唐简站在甲板上,面如死灰,心里无端的恐惧。

白浩看唐简的样子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当他亲眼看到合同书的时候还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咬牙怒道:“这点事都办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巴掌声响亮刺耳,在海风中格外响亮。

唐简本就昏昏沉沉,挨了白浩一巴掌更是站都要站不稳了,合同书洒了1地。

“没用的东西!”

白浩气急败坏的骂声传来,刚走出几步远的杜磊脚下一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框眼镜,夜色中,杜磊温润的五官难得带了寒霜。

boss早上走的匆忙,并没有提及与秦氏集团的合作,白浩一看合同上没签字,开始拿女儿出气,真是够极品的,他看了眼这豪华无比的游艇,冷笑一声,再不停留。

“爸,我早就说了,让她去不行,你偏不信,这下好了,她现在已经惹恼了晟少,我们还怎样再去找晟少谈合作?白吃白住的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白轩厌弃的看了唐简一眼,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唐简身上推。

唐简把眼泪憋回去,接连的刺激让她再也无法抑制心里的愤怒。她猛的抬头看向了她名义上的弟弟白轩,挺直了脊背说:“有本事,就自己去找倪晟谈合作,这么大的一个家族,靠一个女人,算甚么本事!”

15岁的白轩心气高的很,在他眼里,唐简就是个下贱的野种,这会野种竟然还敢教训起他了,连1秒钟的犹豫都没有,白轩一巴掌甩过来把唐简打翻在甲板上,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给你三分色彩你还开起染坊了!”

唐简趴在甲板上,眼冒金星,半天没缓过劲来。

“小轩,外公找你,快去,在这里跟她费什么话。”白静站在一旁,优雅如公主,看到自己的宝贝弟弟生气,走到了白轩身边,宠溺的说道。

白静细长的高跟鞋踩到唐简手背上,她神色平静的用力踩下去。

唐简痛出了一身冷汗,却咬牙没出一点声音。

这对姐弟的脾性她最清楚的,她越是喊痛越是求饶,他们就越起劲,她咬牙坚持,他们觉得没趣就不会再折磨她,这是这六年她从血泪中总结出的经验。

果然,看唐简没出声,白静踢了她一脚,指责她挡了自己的路,便没再继续。

工作人员来找白浩,通知他请的客人到了。

今天是白浩举办的海上酒会,请的都是A市有身份有地位的名流,他还特意给倪晟送了份请柬。昨天他看倪晟对自己这个私生女很满意,以为倪晟今天肯定会赏脸,在A市,能请到倪晟,那也是身份的象征,亏他昨天还高兴的一夜没睡!现在他看这个女儿越看越心烦,早知道当年就该让她自生自灭,养了这么多年,用到她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白浩冷哼一声,去接待宾客了。

白静看着死人一样趴在甲板上的唐简,眼里的讨厌丝毫不加掩饰,又踢了她一脚说:“装什么死,滚进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唐简一整天都没有吃饭,昨天被折腾了一夜,身体本就吃不消,这会又被他们三人拳打脚踢,体力已到极限,站了两次都没站起来。

“没吃饭啊?”白静最看不惯她这可怜样,装给谁看啊,白静提着唐简的衣领把人往最里面的休息室拖。

“在这里面待着,别丢我白家的脸。”砰地一声,白静关上门,怕她乱跑出来丢人,又把门给锁了。

唐简呆坐了会,恢复了些精神,她看了眼紧闭的门,眼泪唰的落了下来,她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哭是最没用的,她深吸了口气,顿时觉得全部右脸颊火辣辣的疼……嘴巴里满是血腥味,她抬手轻轻摸了摸,疼的她差点没再次落下泪来。

休息室虽然小,却设施齐全,唐简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洗手台,清洗手背上的血迹。看着被白静用鞋跟踩出来的,血肉模糊的手背,眉头都没皱一下。蓦地,她抬头咧嘴笑笑,镜子里的她半边脸肿的老高,这一笑更丑了,把她自己都丑笑了,笑容里带着难掩的悲凉。她用凉水把毛巾浸湿,敷在脸上。转头看看,有些失望,要是有吃的就好了,她快饿死了。

她趴在窗户上,静静的看着夜幕下的海面,海浪拍打游艇的声音传进唐简耳朵里,让她暂时忘记了悲伤。

甲板上觥筹交错,和缓的音乐伴随着海浪声谱奏着名流们的盛宴。

秦芷领着女儿,白浩带着儿子,穿梭在名流中,一门之隔,两个世界。

船头突然轰动起来。

“天!”

“晟少!”

“真的是晟少!”

……

白浩听到倪晟到来的消息全部人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还是白静反应最快,忙挽着白浩去迎接。

“倪总能来是我的荣幸,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白浩作为东道主,此时觉得脸上特别有光,没看到周围一群人羡慕的眼神吗,他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一直以来白浩都被标上吃软饭的标签,这让他很不爽,秦氏团体虽说是秦家的企业,但是这些年也是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才跻身A市一流企业,没有他就没有秦家的今天,这些人见不得他好,只要出成绩就是秦书成慧眼识珠,根本就没人看到他的努力他的才能。但是他又不能与秦家翻脸,只等着哪天掌握了秦氏,彻底清洗一遍才行!

倪晟一下车就成了焦点,众星拱月一般。他勾唇轻笑,双眸流转,扫视一圈,年轻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笑:“白总亲自邀请,我怎么好谢绝。”

这话1出,白浩只觉得自己脊背都直了很多。

听到没有,认识他请来的!试问A市有几个人能请到倪晟?

倪晟这一句话,彻底奠定了白浩在名流圈的地位。

“倪总好。”白静站在白浩身后,优雅大方的跟倪晟打招呼,心跳却格外剧烈,那颗不住跳动的少女心根本就掩藏不了。

倪晟嗯了声,没有和白静说话的打算,但是白浩是谁,顺杆子爬的好手,马上介绍道:“这是小女白静。”

白静,秦芷和白浩的女儿。倪晟想起来了,他笑笑说:“你好。”

白浩马上给女儿使眼色,白静优雅的端了杯红酒递给倪晟,说:“初次见面,我敬倪总一杯。”

说着白静一饮而尽,喝完后还冲倪晟粲然一笑,稚嫩艳丽的一张脸顿时风情无限。

倪晟接过羽觞,十分豪放的干了。人都来了,主人家的敬一杯酒,他还不至于谢绝。

这下,今天来的贵圈直接炸开了锅,怎么回事?白浩这是打算招A市这个钻石级的金龟婿不成?那可不行!

不是白浩想招这个金龟婿,而是A市的名流圈都想招,但是找不到路啊,倪晟压根就不参加宴会酒会,今天破天荒的参加白浩的酒会,这不是摆明的吗。但是只要生米没煮成熟饭他们就有机会!

因而1众人围了上来,众星捧月般的把倪晟围了起来。

但是倪晟却再没喝一口酒,白静看着这场面,心里有些小雀跃,倪晟这是对她另眼相待?倪晟喜欢她?!她眼神不住的往倪晟身上飘,这样出色的男人,英俊又多金,谁不想嫁啊!

倪晟注意到白静的眼光,嘴角微扬,白静瞬间心扑通扑通跳……

这下白静成了众矢之的,倪晟可以是大众情人,可以对任何女人都没情义,但是不能独独对白静这个暴发户青眼相加!周围妒忌的目光能把白静生吞活剥了,但是白静一点都不在乎,她觉得满意极了,像只自满的孔雀一般,接受众人的膜拜。

“没人来吗?”唐简推了推门,喃喃自语道:“好饿啊……”

她趴在门上听了听,隔音效果太好,什么也听不到。她只希望酒会快点结束,那她就可以吃东西了,固然,她更清楚的知道,酒会结束后等待着她的将会是暗无天日的折磨和刁难……

甲板上,倪晟拒绝的态度那么明显,众人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再往前凑了,万一关系没攀上惹怒了这尊佛,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倪晟又扫了一圈,还是没看到人,他问道:“白总,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女儿,她不在吗?”

白浩听到这句话,拿酒杯的手就是一抖,想到唐简回来时的狼狈样,倪晟不是没看上她吗,这会怎样又会问起她?不知道为何,白浩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白静虽然只有十七岁,却比白浩镇定多了,听到倪晟提问,忙说:“她身体不太舒服,现在在家休息,倪总要见她?”

不管倪晟问起唐简是什么原因,都不能让唐简出现。这是白静打定的主意。

但是,倪晟是谁,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他要见的人别说是病了,就是死了也得抬到他面前。

“怎么从我那里回来就不舒服了?把人叫来我带她去看医生。”倪晟漫不经心的说。

白浩心里1惊。

白静还要说甚么,被白浩拦下了,白浩笑着说:“哪能啊,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我这就让人去接她过来。”

杜磊听到这话轻轻咳了1声,虽然轻却很清晰。倪晟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浩。

白浩只觉得脊背生寒,转头对白静使眼色:“小静,你回去看你姐姐现在怎么样了,把她接来。”

“我马上去。”白静虽然不宁愿,但是还是应了下来。女人妒忌起来是很可怕的,尤其是白静这类自负又自负的女人,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居然对一个她从没正眼看过的女人另眼相待,这让白静恨的牙痒痒。

她一定不会让唐简再出现在倪晟面前!白静在心里说道。

“三十分钟。”倪晟说。

这四个字把白静钉在当场。

“八点之前我要见到人。”倪晟抬手看了眼腕表,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

白静终究从倪晟的笑容里看到了冷意……

本文未完,后续内容请添+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78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216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

(注意:是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数字)

伟哥是哪个公司生产的?

枸橼酸西地那非的副作用

伟哥保真官网请记住

标签